绝ok网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 
 
查看: 215|回复: 0

[新闻趣事] 两“人贩子”被判死刑:捆绑母亲强抱幼儿,9名儿童下落不明

[复制链接]

820

主题

755

帖子

5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5
发表于 2018-12-28 16:44:3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南方 + 客户端 12 月 28 日消息,当日上午,广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被告人张维平、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拐卖儿童一案进行一审公开宣判,以拐卖儿童罪判处张维平、周容平死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判处杨朝平、刘正洪无期徒刑,剥夺政治权利终身,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;判处陈寿碧有期徒刑十年,剥夺政治权利三年,并处罚人民币三千元。
听到宣判结果后,坐在被害人席上的案涉儿童家属泪流满面,情绪依然难以平复。
法院经审理查明,2003 年至 2005 年期间,被告人张维平通过刻意搭讪结识被拐卖儿童的家人,趁其不备抱走小孩,并贩卖牟利,累计作案八宗;此外,被告人周容平提议,与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密谋策划,闯进出租房内,将被害人母亲捆绑,强行抱走被害人后交给张维平贩卖。案涉九名幼儿至今下落不明。
法院认为,被告人张维平、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、陈寿碧拐卖儿童,其行为均已构成拐卖儿童罪,依法应予惩处。其中张维平、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起主要作用,是主犯,依法应当分别按照其所参与的全部犯罪处罚;陈寿碧起次要作用,是从犯,依法应当从轻处罚。且张维平曾因拐卖儿童被判处有期徒刑,系累犯,依法应当从重处罚。法院遂作出上述判决。
张维平曾交代,这 9 起拐卖儿童案,均通过一名被称为 " 梅姨 " 的中间人完成交易。去年 6 月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公开了 " 梅姨 " 的模拟画像,向社会征集相关线索。增城分局相关办案人员介绍,目前 " 梅姨 " 仍未归案。
失去
" 差几天,就是我儿子申聪被人贩子入室抢走 14 年了。"
这是被害人申聪的父亲申军良最不愿意回忆,但又无法忘记的事情。
2004 年的广州增城还是增城市,河南人申军良一家就住在增城市沙庄江龙大道的一栋 4 层民宅内。夫妻俩是河南周口同一个庄子里出来的人,2004 年 11 月,妻子于小莉带着不满一岁的儿子申聪从老家过来,一家人搬进了出租屋 305 房内。每天,申军良外出上班,妻子则独自在家带孩子。
" 简单、幸福。" 回忆起近 14 年前自己此前在增城的打工岁月,申军良如是形容。那时,这个从农村走出的大男孩 28 岁,刚刚结婚生子,并在增城沙庄谋得一份不错的差事——一家塑料玩具厂内的中层," 不下一线,每月能拿三四千。" 同乡眼中,申军良是勤劳致富奔小康的典型," 老实人,挺能干 "。
然而,这一切都在儿子丢了那天戛然而止。2005 年 1 月 4 日上午,申军良在工厂上班时,邻居周容平等人闯进申军良家,把申聪抢走,坐上事先准备好的摩托车逃走。后经张维平、" 梅姨 " 之手卖出,最终卖了 13000 元。
寻找
今天(12 月 28 日)凌晨 1 点,申军良到达了广州。这是他今年第 4 次来广州寻找申聪下落。
自从孩子丢了之后,申军良所有的精力都放在了寻子上。找儿子他用的是 " 最笨 " 的方法。有人说他儿子被拐到了珠海,他就打几万份,挨个街道去发;他接到线索,说儿子还在增城,他就挨个街道再发几万份寻人启事。
寻子路上,申军良经常顾不上吃饭,一天就睡几个小时,工作也辞掉了。此后 10 余年,申军良走遍广州、东莞、珠海、深圳的大街小巷。而其申军良的妻子,因精神受到严重打击,一直在接受治疗。
为了找孩子,申军良欠了不少外债,为了贴补生活,每年,申军良会在现在的居住地济南做一段时间零工,只要一有新的线索,申军良就往广东跑。但往往激动而来,却屡屡受挫而归。
2016 年 3 月至 6 月,涉案嫌疑人张维平、周容平等人先后落网。2017 年 11 月 2 日,张维平等人拐卖儿童案在广州市开庭审理。张维平交代只记得把申聪卖到了广东河源市紫金县。
虽然线索的范围是一个县城,但申军良觉得,这是十几年他离孩子最近的一次。国内顶级画像专家林宇辉也向他伸出援手,模拟画出了申聪现今可能的模样。
申军良带着上万份印有儿子模拟画像的寻人启事开始在紫金寻找,有一次他觉得一个孩子应该就是自己儿子了,他在那人家门口蹲了几天,偷偷看孩子进进出出。" 真像!" 申军良已经想好怎么叫亲戚一起跟那家人说,申军良还赶紧让家人整理出一个房间,还给申聪买了书包、椅子、被子和一大堆学习用品,还想买几件衣服。他跟家里的孩子说:" 你们的哥哥要回来了!"
但他也想好,要是有意外情况," 要是孩子不想回来,就随他。"
然而,就在最后一刻,DNA 比对结果没成功,这个 岁的男人,在街上嚎啕大哭。
抱团
张维平、周容平、杨朝平、刘正洪和陈寿碧 5 名被告人,均来自贵州省遵义市绥阳县黄杨镇清溪村。因为此案 5 名被告人均羁押于增城区看守所,广州市中院将庭审地点定在增城区人民法院。
2016 年 3 月,上述 5 人因涉嫌 2005 年拐卖申聪一案,被增城警方先后抓获。后经审讯,张维平交待了由他作案的另外 8 起拐卖儿童案。
13 年来,申军良是 9 个家庭中唯一坚持寻找孩子的人。他充当了家长们和警方的联络人,成了 " 队长 ", 他详细询问了每个孩子的出生日期、被拐卖日期、体貌特征等,并印成彩色宣传单。他组织大家进法庭旁听,设计寻人启事并组织家长们一起找孩子 ……
在跟几个孩子家属接触时,多名被拐卖儿童的家属,说出了人贩子几近完全相同的手法:只抢男孩,选择出租屋下手,租在目标对象附近,主动靠近家属和孩子,获取家属和孩子的信任,伺机而动。
湖南郴州人邓自和说,2004 年农历 8 月 23 日上午,在增城区沙庄的租屋内,他爱人在厨房做饭,张维平悄悄进来,抱起儿子邓云峰就走。" 我们租在一楼,他租在二楼,老是叫我儿子去超市买零食吃。我还提醒过我老婆,要小心这个人,又不上班,鬼鬼祟祟。" 邓自和一直后悔,当时没有足够的警惕性。
希望
今天审判结果出来,申军良说,家长们的心情是矛盾的,既想让他死,但又怕他死。" 如果张维平死了,中间人‘梅姨’就断了下落。" 他说," 因为‘梅姨’还没有找到,我们怕到时候没人指正。"
申军良和其他被拐儿童的家属都希望找到这名 " 梅姨 "。张维平交代,9 名被拐骗来的孩子都是通过中间人 " 梅姨 " 来完成交易,除一名男童贩卖到惠东县大岭镇,其他男童都被贩卖到河源市紫金县。
2017 年 6 月中旬,广州市公安局增城区分局向社会发布征集线索的通报,公开了 " 梅姨 " 的模拟画像。该通报称,绰号 " 梅姨 " 的女子可能涉及多起拐卖案件," 真实姓名不详,现年约 65 岁左右,身高 1.5 米,讲粤语,会讲客家话,曾长期在增城、韶关新丰地区活动(不排除其就是该地区人)。"
申军良说,他的人生现在被分成了两截,儿子被拐前和儿子被拐后。但是申军良无比的渴望能开启他下一段人生:找到儿子后 ……
申聪被拐走将近 14 年,申军良说这么多年,也有人在背后说他,找孩子是不是脑袋坏掉了,但申军良说,申聪是他第一个孩子,他还记得儿子一岁的时候,有一次他下班回家,儿子在学步车里,看到自己回来,好像受到委屈嚎啕大哭," 头上的青筋都出来了。我就把他抱起来,搭在肩膀上。"
申军良哽咽了,这么多年,申聪哭的时候,他还能把儿子抱在怀里吗 ……

来源:http://www.myzaker.com/article/5c25cd3232ce403e4d000028/
免责声明:如果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站长,我们会及时删除侵权内容,谢谢合作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小黑屋|绝ok网 ( 豫ICP备15030759号 )|网站地图

GMT+8, 2019-6-26 02:43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     

 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